獨具“貓”眼 ——評周仕憑新著長篇小說《人模貓樣》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摘 要

仕憑筆下的貓咪正是以其一雙雙純凈、善良、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探照燈一般掃視著社會百態和人間世相,并且客觀真實的呈現在讀者面前,讓讀者更加深刻的認識社會、洞悉世相,而且越發緊迫的感受到自己肩上無比沉重的社會責任。

人模貓樣圖2.jpg

文/ 季慶明


文人、學者中愛貓、寫貓者眾,如冰心、梁實秋、錢鐘書、季羨林之輩巨擘;恨貓者像魯迅也寫貓。愛恨淋漓于筆觸,筆之所致對貓的情感躍然紙上。周仕憑先生對貓有愛有恨、有喜有惡,并非一概而論。尤為難能可貴的是,仕憑先生發現了一個觀察社會、洞悉世相的獨特視角——貓的眼睛。安徽文藝出版社前不久出版了他的新著長篇小說《人模貓樣》,這部小說以七只流浪貓的聚散離合、憂喜悲歡為明線,以被暴力強制拆遷戶李大偉一家的家破人亡、凄苦無助為暗線,著力塑造了劉菊花、王市長、李耀華、錢校長、郭軍、林玉等一批人物形象,描繪了一幅幅、一幕幕社會圖景、世相百態,冷峻中透著幽默、平淡中不乏離奇,看似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實質上揭露的往往是十分嚴肅的現實問題,庸常輕松的文字見出譏諷與鞭撻的力量。


仕憑雖非錢鐘書、季羨林這輩名家巨匠,但也是不折不扣的寫貓高手。《人模貓樣》中,他不惜花費近乎二分之一的篇幅寫貓,真可謂貓態紛呈,絕妙逼真。他寫貓的體態、姿態、動態、情態、神態、心態,“用前爪將臉、嘴巴、胡須清理干凈,接下來趴在這里一會兒注視著前方,一會兒站起來,弓起腰,前爪盡全力地前伸,屁股盡全力地后移,翹起長長的尾巴,伸一個長長的懶腰,然后環顧四周。”“吃飽了鼠肉的她再一次站起來,環顧四野,突然從內心深處產生了君臨天下的感覺。”他寫貓的母愛、情愛、仁愛,花貍跟六只小貓咪的離散聚合,讓讀者真切的感受到親情割舍的痛楚與團圓的喜出望外。他寫貓的習性、本領與成長,小貓咪開眼斷奶、捕鼠技能訓練、貓尾釣魚以及幾次三番的死里逃生等等,令讀者聞所未聞、嘆為觀止、唏噓不已。他寫貓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喜怒哀樂,寫貓與貓之間的愛恨情仇,寫貓跟狐貍、黃鼠狼、貓頭鷹等動物之間的相識、相處甚至相愛、相互幫襯利用等等,以擬人化的手法映射出當今時代的人間百態與社會世相,真可謂匠心獨運。

 

文學是人學,文學作品是社會生活的反映。仕憑寫貓實則寫人,“人模貓樣”為題蘊含深刻寓意。小說中的貓具有當下社會各色人等的“人味”,有的勤勞善良,有的懶惰狡詐;有的知恩圖報,有的無情無義;有的舍身相助,有的自私自利……不一而足,甚而至于貓勝過人,而人卻不如貓。

“你都成這個樣子了,我能忍心離開嗎?快點吃吧,多吃點老鼠,對身體有好處。”說完,五貍將一只大老鼠銜到黑貓的嘴邊。

 看著眼前的老鼠,黑貓激動得熱淚盈眶:“很多人看我傷成這個樣子,都繞著我走,你的心比人類善良多了。”

 毋庸諱言,對黑貓的感慨其實當下我們很多人一定會抱持相同觀點的。

 總之,在仕憑筆下,貓已然成為一個當下社會人性、人情、人生的具象,貓身上也許可    以找到我、你、他等很多很多人的影子。數十甚至百千年以后,人們研讀仕憑的這部作品,興許就能從貓身上恍然大悟了當下社會各色人等的“人味”并且為之欣喜若狂呢!

仕憑寫貓的目的當然是在寫人,決不僅僅局限于以貓喻人。七只流浪貓跟李大偉一家情深意切,耳聞目睹了他們一家人的悲苦艱辛。六只小貓咪跟媽媽花貍分手后,分別被副市長劉菊花及其丈夫錢校長、王市長和企業家李耀華、郭軍等人領養。既然是寵物,而且是因為跟劉菊花副市長關系非同尋常的這幾個人的寵物,六只小貓咪自然而然的走進這些人的私生活,有機會近距離、高頻次、多方位的窺視他們的生活,特別是那種種假面具下被掩蓋的真實面目。貓咪們的眼睛就像一個個跟李大偉一家以及劉菊花副市長、王市長他們如影隨形的微型攝像機鏡頭,攝錄下種種我們也許曾經有所聽聞、也許司空見慣、也許難以想象或者不為所知的內幕、黑幕:

比如暴力強制拆遷的驚悚恐怖。

李三奶坐在挖掘機前,痛哭流涕。老奶奶的兒子李大偉手拿棍棒,和這群人說著什么。小姑娘圓圓則躲在媽媽的懷里,嗚嗚地哭。

突然,原來的一群人,分成了兩群人。一群人抱住了老奶奶的兒子,將他按倒在地。一群人則將坐在挖掘機前的老奶奶抬了起來。

這時,挖掘機朝著主人家的兩層樓房移動過來,并發出刺耳的轟鳴聲。只見一只黃色的臂膀從挖掘機前面緩緩升起,猛地落下,兩層小樓的屋頂頃刻間被戳了一個大洞。再后來,黃色的臂膀在挖掘機前做著同樣的動作,只幾下,主人家的小樓便轟然倒塌。

比如政府官員大肆收受賄賂。化工企業老總李耀華花五十萬元從劉副市長那里“買”1只小貓咪,同為化工企業老總的郭軍則花2000克黃金“買”劉副市長的1只小貓咪,劉副市長閣樓上的鈔票一捆捆一箱箱;王市長更是大手筆,一筆就收了200萬元,他家里的現金成捆成箱,“席夢思底下也整齊地排放著一摞摞現金。”

比如政府官員漠視危及百姓生命健康的違法排污行為。劉副市長和環保局干部充當不法重排污企業的保護傘,應付群眾舉報,調用上游水庫清水沖污,欺騙中央部委督查,企圖蒙混過關。

比如政府官員跟房地產開發商狼狽為奸“搞大錢”。王市長“通常的做法是:某房地產開發商先看好地皮,這些地皮通常是原來的農業用地或者工業用地,接下來開發商就‘搞定’能轉變土地性質的‘一支筆’王市長,由政府出面收回土地,給土地原使用者一定補償,然后將這些土地的性質轉變為商業、金融、房地產開發用地。”

比如政府官員婚外戀、養情人以及提拔情人當官。劉菊花“和縣長成了好朋友”,“她從酒店大堂經理,直接調到旅游局做了科員;時間不長又從科員調任副鄉長;后來,再從副鄉長調任文化局做副局長……”當上副市長后的劉菊花跟王市長成雙出對、經常幽會,威斯汀、香格里拉的大床他們都一起睡過,“王市長也將茶杯放下,張開雙臂,將劉副市長緊緊地抱在懷里。”

比如政府官員視察低保戶先要“導演”。“突然,男主人家門口來了幾個。他們叫男主人和女主人坐下來。有一個女人正在教女主人如何回答官員視察時提出的問題,哪些話能說,哪些話不能說。而一個男人也在教著男主人說話,哪些話能說,哪些話不能說”。

比如救死扶傷卻反遭誣陷。“一個老太太在等公交時摔倒在地。一個小伙子去扶了一把,后來這個老太太竟然說扶她的小伙子是肇事者,并告上了法庭。經法院裁決,小伙子為此賠償了十幾萬元,這件事發生后,很多人倒地都沒人敢扶。”

比如教育亂收費。“這個也不瞞你,明碼標價。跨學區的學生,如果有關系,一個人收取贊助費兩萬塊,其他一萬。也就是說,有三萬錢,基本就能搞定。”“我是一把手,肯定沒有問題啊。你告訴他,要真的想轉到我們學校,暑假期間等我通知,準備三萬塊錢,兩萬交到學校,再買一萬塊錢的超市卡,這兩件事辦妥了,就可以拿到學校的入學通知書。”

比如醫院“宰”病人。“現在治病,如果醫院里沒有認識的人,那病人就是砧板上的肉,人家醫生要怎么宰就怎么宰。”

比如社會底層群眾的艱辛生活。“為了報答主人,這只花貍每天夜里都會到河邊釣魚,而且每天都能釣到大魚,給主人家改善生活。”改善生活要靠“義貓”釣魚,真夠可憐的,而身為“父母官”的市長、副市長甚至村主任們卻都發了狂一般只顧自己大把大把撈錢。

……

貓的眼睛純凈、明亮,“黃寶石般的兩只眼睛注視東方”,“兩只晶瑩剔透、慈祥溫柔的眼睛炯炯有神。”貓的眼睛有一種特殊功能,就是能夠刺穿重重夜幕的黑暗并且看清楚周圍的一切。仕憑筆下的貓咪正是以其一雙雙純凈、善良、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探照燈一般掃視著社會百態和人間世相,并且客觀真實的呈現在讀者面前,讓讀者更加深刻的認識社會、洞悉世相,而且越發緊迫的感受到自己肩上無比沉重的社會責任。

 

劉菊花是小說中著墨最多的一個人物形象。當初,她年輕貌美,“一米六幾的個頭,長發披肩,瓜子臉上眉清目秀”,雖然只是一家酒店領班,卻一下子就征服了縣長,并且“也就在那天晚上,她和縣長成了好朋友。”她三十多歲就當上了副市長,“風姿綽約,氣度不凡”。現在,為了盡快登上另外一個市常務副市長的寶座,她不惜投入巨資,花費幾十萬元到香港對自己的臀部進行整容。她知恩圖報,“現在,她已經是一個市的副市長了,而且那位一直照顧她、提拔她的人,已經調到了省里。雖然他已調到省里,劉副市長還是經常以到省城開會的名義去看他。”她又跟王市長情投意合,“這是一只小公貓,有點像你,只要我回來,就整天跟在我后面跑來跑去。”她為了出人頭地懂得犧牲個人感情,她告誡丈夫錢校長:“如果我不放棄酒店的生活,也許現在很安逸,但安逸是我們想要的生活嗎?肯定不是!沒有我的今天,也就沒有你的今天。所以犧牲一點個人感情,還是值得的。”盡管身居高位,還有王市長陪著,但她對老公好像還是蠻有感情的。錢校長幾次三番大老遠的趕到市里來見她,每次她都抓緊難得的機會對他進行開導教育,對老公魚水之歡的企求她三言兩語就給婉拒了,但畢竟是她把丈夫從老師變成了校長,后來又運作成了教育局副局長兼招生辦公室主任。她當領導似乎很有魄力,組織全市化工企業排污突擊檢查時,她的講話聽上去很有見地、很有分寸,似乎大局觀念和群眾觀念都很強,她說:

“今天我們檢查了耀華化工,整體感覺不錯。這就說明,李耀華董事長是有遠見的企業家,你們在管理上是下了不少功夫的。至于一些群眾對你們企業污染問題的舉報,我是這樣認為的:對待污染問題,必須一絲不茍,以群眾的利益為重。但如果我們關起門來說一句客觀的話,哪怕是個面包房,在生產面包時也會有味道吧?這個味道聞的時間長了,我們也會不適應的。所以,我們市里面的幾套班子已經達成共識,特別是環保局的同志要記住,對群眾反映的污染問題,要及時趕到現場,做好現場處理工作的。至于怎么處理,必須與市里面的分管領導溝通,嚴禁自作主張,特別是像耀華這樣的大企業,它們是對我市GDP做出重要貢獻的企業,我們除了要嚴格執法,還要做到嚴加保護。”

真是可謂高屋建瓴,內涵豐富啊!劉副市長的意思是說:化工企業等同于面包房,環保執法要聽市領導的,群眾利益為重的幌子是要打的,嚴格執法的樣子是要做的,但是化工企業違法排污、侵害群眾生命健康的蓋子是一定捂的。

劉副市長好象還很懂得體恤下屬,家里失竊后她對前來勘察現場的市公安局副局長和警察說:“只是受了一點損失,其實報不報案也無所謂的。你們公安局的大案很多,人手又少,這個案子立不立案都無所謂。”她見多識廣,知識豐富。雖然是酒店管理專業出身,但她在刺繡方面堪稱“行家”,她說:“刺繡行內有句俗話叫作‘一筆千線’,意思是說畫家的信手一筆,蘇繡藝人卻要千針萬線,持之以恒。在外行人看來,刺繡就是一根針,一根線,手腕一起一落的簡單動,而蘇繡藝人卻要精心揣摩構思,從眼睛到心再到指尖,針下技法變幻,濃淡巧施,一絲不茍地在畫稿上再一次創作。刺繡者不僅要具備相當的藝術修養,還要懂得一些基本畫理,‘善刺繡者必善繪畫’,否則,繡品便會呆板,不靈動,達不到刺繡藝術的頂峰。”這番話讓人覺得她好像從事過刺繡工作,是地地道道的“內行人”,或者就是刺繡方面的專家。她擅長品鑒蟲草和野山參,并且熟悉市場行情,“看人參是不是值線,必須看須根部分。純山參須根疏松,細而長,而人工栽培的人參須根就象‘大胡子’一樣多而亂,這根人參是五十年的野山參,起碼值三十萬。”很難想象她這樣一個副市長竟然跟長期從事名貴中藥材生意的經銷商一樣獨具慧眼。

劉副市長好像非常親民愛民。她先后兩次視察李大偉家。一個吃低保的下崗工人,劉副市長高頻率視察、跟蹤式關懷、親情化鼓勵,真是讓人萬分感激啊。

“大姐,近幾年日子過得還好吧?”劉副市長拉著女主人的手拉起了家常。

“好!好!很幸福!感謝政府啊!”女主人說。

“是啊,經濟發展了,政府手里有了錢,老百姓的日子就要好過一些。”劉副市長說。 

“是啊,政府有錢了,就給我們花了。所以我們很幸福。”女主人說。

“大姐,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將來,我們的生活就會更加幸福。”劉副市長邊說邊用兩只手握起了女主人的手。

劉副市長先是“拉手”,然后是兩只手握起了對方的手,而且嘴里還“大姐”、“大姐”的叫著,坐在輪椅上的李大偉妻子“好像真的遇到了自家人,原來的膽怯感蕩然無存。”

劉副市長首先走到坐在輪椅上的王玉秀面前,她彎下腰拉著王玉秀的手說:“大姐,我們又見面了啊。當時我來看望你的時候啊,我們家還是低保戶。后來,我在新聞里看到了,你們勤勞致富,喵喵面館生意很火。還有啊,你為救且流浪貓做出了很大貢獻,我今天特地代表政府來感謝你。”

“故人”重逢看起來情深義重,雖然李大偉一家人沒有得到過劉副市長哪怕是丁點的任何幫助、接濟,但是王玉秀對她好像還真蠻感動甚至感激的。

仕憑筆下的劉菊花副市長其實就是一個典型的女貪官形象。她外貌出眾,憑姿色博得恩寵,于是平步青云,而且仕途上順風順水,即便跟她到處姘宿的王市長被“雙規”后,她依然毫發未損,還繼續有模有樣的在公眾視野里高調亮相。她矯揉做作善于表演,虛情假義欺騙百姓;她放蕩不羈還振振有辭;她貪圖享樂,欲壑難填;她篤信玄學迷信,對算命先生言聽計從;她缺少最起碼的親情、母愛和婚姻義務與家庭責任感;她對百姓疾苦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她厚顏無恥、貪婪成性,特別嗜好收受現金賄賂。她跟丈夫曾經深有體會的說:

“我當時做縣文化局局長的時候,到鄉下去,一些人會給我帶一些土特產。你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我當時就想,你們給我幾十斤重的土特產,為什么就不能將這些東西換成等同價值的現金呢?拿起來也方便嘛。你想想,我拿著一堆土特產,拎上拎下,周圍的鄰居都知道別人送我禮了。如果是現金,萬兒八千地往口袋里面一塞,誰能看見?”

這一番“收錢經”真是非常的直白、精辟并且合乎“邏輯”!

但就是這樣一個無德、無能、無恥,寡情薄義、目無法紀、禍害百姓的敗類卻憑借臉蛋和屁股就可以暢行于官場,呼風喚雨、肆意妄為并且始終立于不敗之地,因為對她有著知遇大恩的“那位”調到了省里,還“一直照顧她、提拔她。”

 

周仕憑先生的這部《人模貓樣》從本質上講,應該算是一部社會問題政治諷刺小說。它深刻的提露了在工業化、城市化和現代化加快推進的過程中,我們的社會所存在的種種嚴重現實問題:官場黑暗,官員腐敗,公權私授、私用,買官賣官、裙帶之風盛行,收賄行賄之風尤烈,性賄賂更是屢試不爽、所向披靡;環境污染,生態惡化,人與自然關系緊張,群眾生命健康堪虞;底層百姓雖然質樸、善良、勤勞并且付出極其高昂代價卻生活艱辛,合法權益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貧富懸殊,社會成員整體道德水準滑坡,誠信缺失、爾虞我詐,真情、愛情、友情難覓,責任、義務、信用無蹤,等等。

小說的結尾這樣寫到:

看到孩子們團聚在一起,花貍的內心真不知是高興,還是痛苦。自從主人家的房子被拆,花貍就感覺到這個世道在變。她在心里想:“雖然孩子們都回到了自己的身邊,但過去的時光肯定是一去不返了。”想到這里,她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

“大團圓”本是中華傳統文化一個吉祥、神圣的符號,一種追求,是最理想的結局。但是,花貍不僅再也沒有了小說開頭所描寫的那種“君臨天下”的良好感覺,反而“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因為她認定“過去的時光肯定是一去不返了”。

是啊,希望在哪里?小說沒有給出答案,但是周仕憑先生卻已經將問題越發明晰的鐫刻在每一個稍有社會良知和起碼社會責任感的讀者的心坎上了。

曾記得,魯迅先生在《我怎么做起小說來》一文中有句名言,叫做“揭出病苦,引起療救的注意。”周仕憑先生獨具“貓”眼,炯炯有神,如炬掃視我們的社會、我們時代,善于發現問題并且勇于客觀真實的將其呈現在大家面前。他膽識過人,誠勇可嘉,呼告淋漓于字里行間,就讓我們跟他一起睜開雙眼,注視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時代,共同擔起“療救”的責任吧!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A+
來源:  作者:季慶明  發布日期:2019-02-27 16:29:09  所屬分類:綠色圖書推薦
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