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與文明》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頂部
摘 要

回顧15世紀之前的世界。海洋把大陸分割成一塊塊。亞歐、美洲、澳大利亞,彼此不通音信。那時的海洋史也是一塊塊的區域歷史。

向海問路:人類與海洋的歷史糾葛

——讀《海洋與文明》

文/林頤

電視紀錄片《浙江文化地理》第一集叫“尋舟記”。談到 2002年11月22日浙江蕭山跨湖橋遺址的考古重大發現。當時出土了迄今為止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獨木舟。距今年代大約7600~7700年,現存舟長近6米,寬50多厘米。跨湖橋遺址所處地段屬于錢塘江支流近海口,獨木舟正是古代先民們通向大海,向海討生活的重要工具。

海洋與文明.jpg

陸海相鄰,隔海相望。古籍記載,“古者觀落葉因以為舟”(西漢·劉向《世本》),“古人見窾木浮而知為舟”(西漢·劉安《淮南子》),說明了舟船得以發明的緣由。傳說中,“伏羲氏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易·系辭下》),也有說是黃帝的兩個大臣共鼓和貨狄,還有說是巧垂、番禺、虞姁、化狐、伯益……傳說的撲朔迷離恰恰表明,獨木舟非一時一地一人的獨創,生活在水邊的族群都有可能,大自然給予人們的機會相同。

事實的確如此。在美國海洋史學者林肯·佩恩的作品《海洋與文明》里,可以看到世界其他地區的各種形式的獨木舟,美洲丘馬什印第安人的木板小船“托莫爾”(tomol),阿拉斯加捕獵鯨魚的木架蒙皮船,南太平洋海域湯加人的雙體獨木舟“卡利亞”(kalia)等。這些小船快捷靈活,有些至今還在使用。當然,獨木舟只適合近海航行,無法抵御無情大海的狂風巨浪。挑戰海洋的權威,人類需要付出極大代價。奧德修斯式的海上苦旅,游子望斷歸鄉路,無數英魂葬身海底。為了減輕代價,既要建造堅固的大船,還要提高造船的技術。

中國船舶建造技術對世界航海事業的貢獻很大。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指南針。佩恩在書中也提及,中國人很早就了解到了磁針的特性,北宋朱彧所撰的《萍洲可談》記載:“舟師識地理,夜則觀星,晝則觀日,陰晦則觀指南針。”佩恩還說到了水密隔艙的重要性。用隔艙板把船艙分隔成互不相通的一個個艙區。這種設計理念極大地減少了漏水的速度和面積,并且利于管理貨物,且加固了船體肋骨的支撐力。馬可·波羅游記有所介紹,歐洲逐漸認識其好處,經過幾百年的推廣,直到18世紀廣泛采用這種先進的船舶結構,這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近代航運業的飛速發展。

從刳木為舟到巍峨戰船,從鼓帆助推到鋼鐵巨輪,船的歷史在改變,人類邁向海洋的腳步也在不斷加快。航海遠征,造船為先。作為一部690萬千字的煌煌大作,《海洋與文明》必然要展示造船術的發展,但這部分內容并不是作為專題呈現的,而是打散了分布在各個時代的歷史進程之中,伴隨歐洲的軍事步伐和政治版圖的擴張,《海洋與文明》的主題仍然是與海洋有關的歷史風云。佩恩的海洋史觀是美式思維的,浸潤在《文明與海洋》里的中心思想,是來自馬漢的“海權論”對作者的深刻影響。

在馬漢看來,海洋是一個“廣闊的公共場所,人類可以通往各個方向”,“交通”意味著安全通過水域,是“戰略、政治或軍事中最重要的單一因素”,海權的目的在于有能力控制海上通道以及重要地理節點,這些節點能夠促進或阻礙商業流通或海軍船舶通行。從《海洋與文明》的內容來看,佩恩的筆力主要放在軍事紛爭、版圖擴張和大炮護航的貿易這三個方面,自始至終都在強調海洋掌握在誰手中的問題。

回顧15世紀之前的世界。海洋把大陸分割成一塊塊。亞歐、美洲、澳大利亞,彼此不通音信。那時的海洋史也是一塊塊的區域歷史。從佩恩的視角看出去,他寫的主要是希臘、埃及、巴比倫、亞述、腓尼基、迦太基、羅馬……地中海和近東地區代表了古典的航海時代。在這個階段,區域性的戰役占據了海洋歷史的主體。譬如薩拉米斯戰役、坎尼會戰等都可算是“強權興起的決定性戰役”,戰斗的成敗決定了這些國家地位的起伏,也決定了不同信仰此消彼長的力量。在這些對陣中,各個國家的海洋力量逐漸形成,公元8世紀至11世紀,來自北歐的維京人崛起,也曾一度改變了歐洲大陸的政治格局。

全球海洋史采取歐洲視角是一種必然。因為主導海上擴張,最終把一塊塊分散的大陸連成網絡的,正是歐洲人。14~15世紀,海洋歷史掀開了新篇章,這是許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比如,久遠的地中海貿易傳統,對世界風向的掌握,航海圖繪制和地理知識趨于精準,等等。其中最重要的,應當歸之于精神意識上的強烈沖動。其一是宗教信念上的尋找“人間天堂”的概念;其二是對東方物質財富的渴求。葡萄牙的亨利王子、達·伽馬通過航海締造了不世偉業,西班牙緊隨其上,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麥哲倫完成環球航行,荷蘭、英國緊接著成為海上強國,并通過東印度公司掠取財富。海洋世界的固有秩序在短短幾十年間迅速消解,不同的文明圈在堅船利炮的轟鳴下相互碰撞。

從技術上看,很多族群都具備遠洋航船的能力。就像本文開頭談到的“尋舟記”,該集開篇從秦始皇馭舟南巡尋找徐福切入,公元前210年,徐福帶著童男童女揚帆遠航,歷史考證的結果,徐福成功抵達了日本,至今,佐賀地區還保留了不少有關徐福的遺物,傳說這就是徐福船隊登陸之地。說到歐洲的大航海,人們經常會拿鄭和下西洋與之相提并論。然而,海洋史為什么出現了這樣的大分流呢?主流的歷史分析賦予鄭和船隊以和平外交的色彩,民間則在傳播永樂帝私下尋找建文帝的小道消息。這些或都成理由,那么,還有無別的原因?

從海權論出發,否決了“和平論”的說法。鄭和下西洋的目的應當是以大國之威儀牢固周邊小國的臣服之心,主觀并不排除武力的使用,例如,1411年,船隊曾干涉錫蘭的一次內部動亂,鎮壓了亞烈苦奈兒(Alakewwara)領導的起義,并宣示了明朝對該島的主權。永樂帝其實想要再次締造四海來朝的天下大國,但是儒家思想對謀利的懷疑使明朝朝廷從大海撤回并解散了鄭和船隊。換句話說,這是對海洋利益的忽視,對海權缺乏認識所導致的結果。中國海洋力量急劇衰退,在19世紀中晚期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中國的當代發展需要海洋力量的發揮,因此我們重視周圍海域的主權問題,我們提倡開辟海上絲綢之路,我們自主開發的國產航母001A型近日下水,這些都是中國向海問路的嘗試。

這一部《海洋與文明》,揭開了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人類與海洋的糾葛,大多數時候呈現為人類對海洋的索取,并把人類的欲望與爭斗帶入了海洋的區域。在如今,另外一個問題日益突出,即海洋的生態正在惡化,應當引起重視。可惜本書沒有涉及這個主題,或許海洋的話題實在太多,需要我們都坐下來,慢慢談。


《海洋與文明》

作者: [美] 林肯·佩恩

出版社: 后浪丨天津人民出版社

譯者: 陳建軍 / 羅燚英

出版年: 2017-4

ISBN: 9787201114576

后臺-系統設置-擴展變量-手機廣告位-內容正文底部
    A+
來源:  作者:  發布日期:2018-06-19 09:36:28  所屬分類:綠色圖書推薦
標簽: